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丝绸之路上的汉长城


□ 边强

摘 要:

汉长城是武帝刘彻在大军驱逐匈奴占领河西之后为防御敌人反扑袭扰、维护新领地安全所构筑的军事防御工程,它的走向从今甘肃永登黄河西岸的令居一路向西延伸,先后经武威、张掖修到酒泉,又随着防务需要,分道向北沿黑河(弱水)修到今内蒙古境内的居延。另一路则继续向西修到敦煌,过玉门关延至今新疆境内。两干多年来,如今也仅在甘肃酒泉境内还残存着断断续续的汉长城,成为一大人文历史奇观。

  

  文/边强 图/边强 刘忠

  汉长城是武帝刘彻在大军驱逐匈奴占领河西之后为防御敌人反扑袭扰、维护新领地安全所构筑的军事防御工程,它的走向从今甘肃永登黄河西岸的令居一路向西延伸,先后经武威、张掖修到酒泉,又随着防务需要,分道向北沿黑河(弱水)修到今内蒙古境内的居延。另一路则继续向西修到敦煌,过玉门关延至今新疆境内。两千多年来,如今也仅在甘肃酒泉境内还残存着断断续续的汉长城,成为一大人文历史奇观。

  现在让我们来一次穿越,沿着丝绸之路穿过河西走廊,去走访汉长城。

  同时我们还必须穿越历史,因为严格讲,汉代是忌讳长城二字的。因为它似乎是前政权大秦帝国暴政的标志,成千上万人被征调,血肉筑起长城长,似乎长城就是一部凝聚血泪的历史见证。但追溯起来,修长城却并非秦始皇的原创,早在50年前,他爷爷的爷爷,也就是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中那个芈月的儿子——秦昭襄王就已经想出这么个阻挡异族骑马入侵的方法了。实践证明,当年直至两千年后都还没有更好的方法来保家卫国,不只历代王朝修,我们不也借助长城痛击日寇侵略吗!所以长城在我们的国歌里就有了不同凡响的意蕴。

  汉人当年为示区别,还是把长城称为塞、塞墙、塞防,于是就有了边塞、要塞这些个名词,这和后来明朝把长城称为边墙一样。其实,长城就是长城,它不过就是一道长长的墙而已,但这道墙却有着漫长且丰厚的故事。

  毕竟岁月久远,秦长城如今已经看不到了,留下的只是一垅土埂,一袭衰草。今天能看到的长城基本都是明代筑建,其在甘肃河西所筑长城大多是在前代长城的基础上重修,却因曾一度弃嘉峪关外之地不守,之前的汉塞遂荒废至今,因此就成了全国的唯一。

  探访玉门关小方盘城

  出嘉峪关向西必经黑山峡,这是汉代丝绸之路开通后的必经地段。今天已是高速坦途,但在当年却是战马踟蹰、驼队鱼贯、郁郁而行的山间峡谷。两千多年前,汉使奉命携带金银西行买马就走过这里,未料西域大宛诸国见财起意,杀人越货,这让汉武帝刘彻十分震怒,遂命贰师将军李广利带兵征讨。这位李将军虽然骁勇,但孤军深入,沿途又无粮草接济,人家又闭门不理,便只好灰溜溜退兵。消息传回京城,等着报捷的皇帝大为恼火,遂传旨不许他们入关。史载天子闻之“大怒,而使使遮玉门,曰:军有敢入者辄斩之!贰师恐,因留敦煌”。李将军当年至此,不准过关,这个玉门关大致就在此地,即今嘉峪关西北之黑山峡, 又叫石关峡。此峡谷因系周代西域诸国向周天子贡玉之孔道,故名“玉门”。西汉势力尚未达西域之前即驻兵驻守,初叫“玉石障”,即遮虏障,后称玉门关。

  话说李广利有国难回,发愤图强,带着残兵败将在今敦煌一带厉兵秣马,休整一年后又西去报仇。这次兵强粮足,一路过关斩将,大获全胜。他不仅臣服了西域诸国,还带着上千匹大宛贡献的宝马良驹凯旋回师,“入玉门者万余人,马千余匹”。并在原驻军之地设立了郡治敦煌,又迁玉门关至敦煌西北。如今这里已无迹可寻,空有一个玉门镇的名字,却是中国开采石油的最早基地。

  现在就让我们去看看汉代的玉门关。这里如今留下的是一座孤零零的小城堡,经过两千多年的风雨,只剩下泥土夯筑的一圈墙体,但在开阔的戈壁荒滩上却依然高大雄伟。现在通常把这个俗称小方盘城的土堡,作为汉玉门关的遗址,并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立碑予以保护,派专人看管,作为对外开放的参观景点。

  这个方形土堡墙体宽厚,仅27米见方,最高处尚有10多米。进入堡内,抬头可见墙头残存内外女墙,当年应建有供瞭望的垛墙,其间有可供人马并行的1米多宽的走道。东南角有一条宽不足1米的马道,靠东墙向南斜上可直达顶部,成为一处汉代长城守御驻所的典型遗址。附近曾发现唐代小庙遗址,表明唐代这里仍在使用。但从出土的近百枚简牍,以及封泥匣、漆耳杯、丝麻织品残片、五铢钱、木栉等可知,这里就是汉代的一处长城关隘。尤其是在1944年,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夏鼐、阎文儒先生在此掘获了一枚写有“酒泉玉门都尉”的木简之后,就判定了它与大名鼎鼎的玉门关有了“关系”。

  小方盘城耸立在东西走向戈壁滩狭长地带中的砂石岗上,南边有盐碱沼泽地,北边不远处是哈拉湖,再往北是长城,长城北是疏勒河故道。登上古堡,举目远眺,四周沼泽遍布,沟壑纵横,长城蜿蜒,烽燧兀立,胡杨挺拔,芦苇摇曳,红柳花红,泉水泛绿,与古堡交相辉映,使你心驰神往,百感交集,怀古之情,油然而生。

  然而千古传唱的玉门关难道就是这样一个孤零零的小城堡吗?当然不是!实际上,这座四方形小城堡仅是汉代玉门关的一处障坞遗址,也即如今的边防哨所而已。而西汉时的玉门关作为镇守长城、维护边关的都尉府,起码有点类似如今边防司令部或团部的地位才是。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经过几十年对河西汉塞长城烽燧的大规模的科学探寻考查,通过对附近出土的大量简牍研究释读,发现了蛛丝马迹。

  原来,“玉门都尉”属下有玉门候官和大煎都候官两个障候,玉门关属玉门候官管辖。很显然,小方盘城并不是玉门关治所,由嘉峪关附近西迁所置的玉门关址,似应在今小方盘城11公里处的马圈湾与羊圈湾之间的高地上。据《沙州图经》记载:(玉门关)“周回一百二十步,高三丈。”这才是当时的规模,惜今地面遗迹已破坏无存,仅捡到过一些汉代陶片。一座千古名关就此湮灭在浩浩瀚海之中,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可事情并没有简单结束,因为作为一处国际要塞,也不致就此匆匆毁于一旦。历史继续前行,东汉时“自建武至于延光,西域三通三绝”,玉门关也随之或关或闭。两晋之后战争频繁,玉门关外渐趋衰败。到隋唐时期,随着丝绸之路的繁盛,西去伊吾(今哈密)的道路开通也更趋便捷,于是又选新址筑关,并仍称玉门关。唐关所在几经考证,原来我们从小吟诵的大唐边塞诗中的玉门关,就在今瓜州县双塔堡附近,其古城址也已淹没于碧波荡漾的双塔水库之中了。更诡异的是这座关城竟然历经千年风雨又被水浸泡,至今仍未溃颓,每年春、夏、秋三季水位因灌溉下降时,仍可看见其城垣高耸于水面的雄姿,你不能不为古人筑城的千年大计赞叹。

  贴近原汁原味的汉塞墙体

  看了小方盘城你也许会怀疑,这里如此荒凉,天寒风狂,草木稀疏,当年我边塞将士是如何守卫这方贫瘠的国土呢?他们的军旅生活、衣食供应、巡防任务等等又将是如何呢?而解答这些疑问,好在有近一个多世纪的考古发现,答案就在这里的遗址和出土的成千上万枚简牍、文物中,成为我们今天破解一个个谜底的确凿依据。

  我们先去看看距离小方盘城不远的一段长城,这段兀立了两千多年的残垣断壁,就可以提供许多彼时彼地的有关信息。乘车沿公路按标识继续前行,我们就能看到路边一处被围栏遮挡保护的土墙,这就是汉代修筑的塞垣,即汉塞墙体。这段长城虽然已经颓毁,但高处尚有两三米多,从倒塌的墙体可以看出其内部结构。

  其筑法是,先以芦苇或红柳枝条束围成一长约6米、宽约3米的长方框,在方框内每隔30厘米处,以一根用芦苇拧成的绳索,将内、外束捆连缀,然后在方框内填入厚约20厘米的砂砾,再在砂砾层上,用五层芦苇构成厚约5厘米的芦苇层,下一层芦苇为东西向顺铺,上四层芦苇为相互交叉呈斜线网状叠压。按此程式,逐层向上叠筑和向左右延伸,形成一条内、外表层为苇束、内芯为砂砾的逶迤墙垣。就是这样看似茅草墙,却内填砂石的塞墙,阻挡了敌人的铁骑,成了一道坚固的军事防线,为一次次防御战争起到了屏障作用。

  现存塞垣内外的芦苇束虽然已经朽毁,露出已盐碱化的砂砾层,但砂砾层中尚留有芦苇绳头和方框东西两端的芦苇束。这种结构有似如今的钢筋混凝土一样,在干燥少雨的戈壁荒漠中,竟然经过两千多年的考验,至今依然坚守,甚至有点石化的意味,你不能不敬佩古人的智慧。而这样残存的城墙在酒泉境内的瓜州、敦煌等地还有上百处之多,它们与一个个高高低低的烽燧相伴,断断续续将这片大地包围起来,成为一道道世上少有的亘古景观。它们虽然没有明代长城的高大雄伟,但给人的震撼力却丝毫不减,甚至更富于沧桑之感。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