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土改


摘 要:

我国“十一五”规划明确提出要解决好“三农”问题。在“两会”期间,关于“三农”方面的代表议案居各类议案之首。前些日子.有好事者传给我一份《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75年前的那个时代毕竞一去不返了,在我这个觉悟低下的人看来这篇文章只是很有意思罢了。然而毕竟开卷有益.跳跃性思维让我浮想联翩。


我国“十一五”规划明确提出要解决好“三农”问题。在“两会”期间,关于“三农”方面的代表议案居各类议案之首。前些日子,有好事者传给我一份《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75年前的那个时代毕竟一去不返了,在我这个觉悟低下的人看来这篇文章只是很有意思罢了。然而毕竟开卷有益,跳跃性思维让我浮想联翩。
1950年我国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3亿多农民分到了土地,成为土地主人。从经济学的意义上说,这是一次历史上不多见的产权革命。然而这种以家庭为单位的分散经营,不利于大规模农业机械化生产,分得土地的农民们还会出现土地兼并的问题。后来“人民公社”又把土地收为国有,其结果就是“大锅饭”盛行。再后来“包产到户”、“联产承包”政策又把土地归还了农民。专家们指出,农业的效率同土地所有权关系不大,它只跟生产组织形态有关。这就是为什么佃农也可以变得富裕,甚至超过地主一样。这种观点体现在市场经营上就是,企业的所有权是个人的还是国有的,与其出产效率的相关性不大。而如何经营,才与出产效率有关。联产承包实现土地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农民承包土地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回顾土地改革,我们再来看我国广播电视的发展的脉络。
我国电视事业发展的特点之一是“四级办电视”,即中央、省、地、县四级办电视。“四级办电视”的方针对推动我国电视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历史作用。获得“土地”的广电人开辟了我国广播电视事业的辉煌。然而,国内的有线电视网络虽然庞大,但一直处于分散状态,各自为阵,国家网、省网与市网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同农民们一样,大量的重复制作、重复播出、重复覆盖导致了重复投入,增大了支出成本,造成了很大的社会浪费。各级广电诸侯之间的无序竞争,相互瓜分观众群,致使覆盖效益降低。“散”、“乱”成为电视事业发展的一个严重障碍。这些年,在广电总局领导下,“整和”成了广电业界的主旋律。有线电视台合并到电视台、县市级网络整和到广电集团或划归国有。广电大一统的局面已经开始显现。
相比所有权的重新分配,如何改变广电企业的生产组织形态、怎样建立新的经营模式更是广电改革的重中之重。总局领导大力推广的有线数字电视业务,就是改变经营模式的必由之路。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公司出版的《中国数字电视报告2005》中指出:由于主导运营商的不同,有线数字电视在国内各地现出了纷繁芜杂的“模式”之争。有的地方省网强势,如山西和陕西;有的则是市网强势,如杭州;有的是省网和市网相互竞争,如广东有线和广州有线;有的则是省网与市网合作,如广东有线与佛山有线。无论如何,“模式们”毕竟在披荆斩棘的改革路上开辟了前进的道路。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写的是自下而上的革命,而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自上而下的改革,农民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能文质彬彬,不能温良恭俭让”,对我们广电人来说,也是一样。
每年一度的CCBN展召开在即,这又是广电人聚集一堂的日子,我们期望领导们的手段再厉害些。

......(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