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的理论基础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 张璇

摘 要:

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是指利用计算机技术(尤其是多媒体和网络技术)来辅助和支持协作语言学习。它代表了两种趋势的汇合,即普遍渗透于社会的计算机技术与新的学习方式即协作学习的汇合。随着计算机在语言教学中的深入运用和协作学习日益成为普遍的教学策略,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将会越来越多地运用于语言学习。本文探讨了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的理论基础和影响协作的情感因素以及教师在组织协作学习过程中应对这些情感问题时应该注意的问题,并且通过实验研究加以证明。


摘 要: 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是指利用计算机技术(尤其是多媒体和网络技术)来辅助和支持协作语言学习。它代表了两种趋势的汇合,即普遍渗透于社会的计算机技术与新的学习方式即协作学习的汇合。随着计算机在语言教学中的深入运用和协作学习日益成为普遍的教学策略,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将会越来越多地运用于语言学习。本文探讨了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的理论基础和影响协作的情感因素以及教师在组织协作学习过程中应对这些情感问题时应该注意的问题,并且通过实验研究加以证明。
关键词: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理论基础;情感因素
中图分类号:H31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5795(2006)04-0030-0006
作者简介:张 璇(1969-)女,讲师。研究方向:语言学,应用语言学。
收稿日期:2005-06-08

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语言教学已经从以教师为中心转向以学习者为中心,从过去以知识传授为重点转向以学习者的参与和知识发展为重点。在这个转变过程中,人们开始关注小组学习模式。协作语言学习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产生和发展的。协作学习的核心是,学习者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进行交流、沟通和合作,通过共同努力,最后形成口头、书面或其他形式的产品。协作学习的优越性在于增加学习者运用语言的机会,提高语言运用质量,培养学习者跨文化意识以及尊重他人和尊重不同意见的社会交往所需的素养,有利于发展学习者的高层次分析能力,有利于引导学习者从相互依赖逐步走向自我独立。在计算机辅助语言教学渐渐为人们所接受之后,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ComputerMediated Collaborative Language Learning)也开始运用于语言教学领域。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是指利用计算机技术(尤其是多媒体和网络技术)来辅助和支持协作语言学习。它代表了两种趋势的汇合,即普遍渗透于社会的计算机技术与新的学习方式即协作学习的汇合。学习者以小组形式进行学习,以计算机为工具,为了完成学习任务、达到共同的学习目标而进行合作互助。计算机的使用使学习者能够跨越时空限制进行协作学习,具有以往的面对面的学习无法比拟的优势。

1 理论综述

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的理论基础有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社会文化学理论和群体动力理论等。建构主义学习理论认为知识不是靠教师传授、学生记忆得到的,它是通过学习者不断与同学和老师的交流、协作和讨论等活动,在进行意义建构的过程中获得的(Grabinger & Dunlap, 1996: 211)。意义的建构建立在合作和社会交流的基础上。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强调学习者在知识建构过程中的经验积累,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利用不同学习手段的能力和协作能力。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正是利用计算机作为学习手段,从提高学习者协作学习能力方面体现了建构主义学习理论。
社会文化学理论认为社会交往为语言学习创造了环境,这种社会交往是指广泛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下的交往。该理论部分源自前苏联著名的心理学家维果茨基(Vygotsky),他认为人类所有的学习和发展都离不开活动(activity)。他认为人的心理是在人的活动中发展起来的,是在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往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他所谓的活动是指以各种工具为中介的有目的的行为(Vygotsky, 1978:37),而这些工具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语言,因为语言是人类智力活动所依赖的基础——符号系统的代表。所有人类的高级心理机能的发展都来自以语言为基础的社会交往。人类通过语言与外界的交往获得信息,然后将其内化,不断形成自身的认知。因此,维果茨基认为学生之间和师生之间的协同学习对帮助学生越过最近发展区(zone of proximal)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社会文化学理论的又一个来源是美国学者Engestrom的活动理论(Activity Theory)。该理论建立在维果茨基关于人的心理是在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往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理论的基础之上。Engestrom认为人类的认知来源于活动,活动是由活动系统组成的。他抓住了教学的社会和对话的本质,用六个相互联系的要素组成的一个三角形模型从综合和能动的角度阐释活动系统,这六个要素是:主题(Subject)、目标(Object)、工具(Instruments)、规则(Rules)、团体(Community)和劳动分工(Division of Labor) 。


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充分体现了Engestrom的活动理论以及几个要素之间的密切关系。“主题”对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来说就是协作小组成员开展协作语言学习活动的具体主题或一个(或一系列)任务。协作学习应该达到的具体学习目的即为“目标”。学习达到目标后学习者的状况,如是否掌握了目标中所列出的各项语言知识和技能等就是“结果”。“工具”主要是指计算机和网络,即用于交流、研究以及解决问题和做出决策的工具。“团体”主要是一种“学习共同体”的形式,即一个由学习者和教师或辅导者共同构成的团体。他们彼此之间经常在学习过程中进行沟通、交流,分享各种学习资源,共同完成一定的学习任务。成员的“分工”在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中有着巨大的意义。分工合理、明确对提高学习效果有着重大作用。在协作学习中学习团体成员之间心理上要达成一种默契或共同签订一种协议,即为“规则”,它是大家都应该遵守的一种规则,对学习活动的进展起着保证作用。在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中,存在着两种形态的“规则”,一种是含蓄的、隐性的规则,它是学习共同体中的每个成员对其他成员在任何时刻都存在的一种相互信赖和期望,这种期望是一种心理情感需求的期望,它对协作语言学习有着重大的意义。研究表明,学习个体乐意于协作学习,是因为他们相信学习团体能够相互合作完成任务,在此过程中提高他们的语言能力、认知和批评性思考能力,否则这种协作将难以维持。另一种是外显的针对具体职责并具有一定规则效力的明确规定,包括学习的起止日期、学习目标(将获得哪些语言知识和掌握哪些技能、将解决一些什么问题)、劳动分工(小组分工的具体内容)、评价方法和一些需共同承认或接受的条款,如没有达到学习目标该怎么办,小组成员未完成自己的任务该怎么办等。
群体动力理论(Group Dynamics)是由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勒温(Lewin)提出的。他认为一个人的行为是他的个性与他所在的社会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即B = f (P, E)。但群体不是人们的简单集合,而是个体的共同体,是一个动力整体,是一个系统(Marrow, 1969:192)。 从群体动力理论的角度来看,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就是一个团体的成员以计算机为中介通过相互团结和相互依靠完成一个共同的语言学习目标。这种相互依靠为成员们提供了动力,使他们互勉(愿意做任何促使团体成功的事);互助(努力使团体达到预定目标)和互爱(协作最能增加成员之间的接触,增进他们的感情),又为下一次的协作打下良好的基础。

2 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的特点、优点与形式

2.1 特点与优点
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① 交互性:计算机辅助协作语言学习不再是学习者的单独行为,而是语言学习者之间的交互行为,而且交互人数可变化(一对一、一对多、多对一、多对多 ),同步、异步交互均可,而且交互的过程可以记录保存;② 协作性:成员通过合作共同完成学习任务,分享学习成果;③ 学习者的角色: 学习者通过参与小组活动进行主动积极的学习,学习者必须为自己的学习承担责任,学习者被不断鼓励产生自己的想法,并将此过程反映出来;协作成员通过提出建议、相互讨论、争论、做出让步、达成一致的过程完成学习任务;④ 教师角色的变化:教师转变成指导者、咨询者、设计者、调解者,教师要掌握的不仅仅是教学内容和目标的合理安排,更多的是学生的协作情况、学习进程的规划设计;⑤ 计算机的角色: 计算机技术可以作为个人认知能力的增强物,它是学习伙伴,但它只是一个组成部件。要达到学习目标,产生有意义的学习,离不开教学大纲、教学过程、教师参与、学习活动等。协作学习的优点是小组成员通过交流和合作往往能够更深层地学习知识、更长久地保留知识,并且学会批判性思考的方式、发展寻找并解决新问题的能力、培养社会交往能力、培养对合作成员的情感以及对知识的主动学习的态度,建立良好的社会关系和学习团体的凝聚力。


未安装PDF浏览器用户请先下载安装
原版页码:30,31,32,33,34,35原版全文
2.2 形式2.2.1 同步交流
研究表明相对于面对面的语言交流,学习者更愿意参与计算机辅助的语言交流。Sullivan和Pratt的实验表明在面对面的语言交流中学生的参与程度为35%,而计算机辅助的交流中学生的参与程度达85%,其中包括性格内向,平时不愿意参加交流的学生(Sullivan & Pratt,1996)。在这种环境下学习者心情更为放松,即使出错也不象面对面的情况下会感觉尴尬,因此他们更倾向于使用词汇和句法更为复杂的句子。而且交流者之间能够建立一种平等的合作关系,研究表明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中首次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的女性和男性的比例是差不多的,而在面对面的交流中,男性首次提出解决办法的比例是女性的五倍(McGuire & Siegel, 1987:917)。
2.2.2 异步交流
异步交流更能体现网络交流的潜在优势。因为不需要马上给予反馈,学习者可以有时间对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和批判性的思考。
E mail可以作为一对一的异步远程交流的一种方式。St. John和Cash通过一个德语学习者与一个德国人使用Email交流后德语突飞猛进的例子说明这种一对一的交流对语言学习的重要性(St. John & Cash,1995:191)。 这个德语学习者系统学习了德国人Email中的新词汇,在写回信时,他再次回看来信,尽量使用这些新词汇。在此过程中他更正了自己以前的错误,学会了很多词汇和惯用法,也学到了许多语法知识。六个月后,St. John和Cash发现他在句法方面有了很大进步,他能够使用更为复杂的句式和长句,并且词序正确,语言更地道了。这个例子充分证明了巴赫金关于每个个体的语言经历都是在与他人交流时对他人语言的创造性的同化的理论。
E mail也可以作为多对多的异步远程交流的一种方式。Roseanne Greengield让香港一所中学10年级的一个班学生和美国依阿华州的一所中学11年级的学生进行了为期12个星期的Email交流。双方就写作的题目展开讨论,定下大家都感兴趣的题目,在此过程中学生通过相互Email交流,实践了社会交往技巧(包括引发讨论、赞同、提出异议、做出让步、达成协议、归纳总结)。随后各自写出初稿,通过Email传给对方,双方就文章的组织结构、段落间的转承、语法和用词等方面进行相互评价和批改,再传回来修改,几个来回之后,由老师最后进行评价,形成最后的文章,并在网络期刊上发表。问卷调查表明学生对这样的异步远程交流练习写作非常有兴趣,感到可以与他人一同学习、进步并且分享共同劳动的成果(Greengield, 2003:46)。

3 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的情感问题

在第二语言教学中,情感指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的感情、感觉、情绪、态度等。学习者的情感状态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学习行为和学习结果。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也是一样。因此,协作语言学习的活动必须调动学习者情感,使他们处于积极的状态。3.1 好奇心和自信心
好奇心是一切学习动力的及其重要的来源之一,由于对新知识、新事物的好奇心,驱使学习者趋向知识,接近事物,认识事物,探索和解决问题,它对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的作用也同样重要。只有在学习者充满对知识的好奇和兴趣的情况下,学习者才愿意满怀兴致地进行协作,共同解决问题。否则,对于一个索然无趣的问题,学习者就没有积极性,只是被动地为了完成任务而合作。
自信心也是学习动力的一个重要来源,对于协作学习而言,学习者只有对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充满信心的前提下才会愿意与他人合作,并在合作过程中充分展示自己的能力,为协作学习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从而实现成功的协作。否则,学习者可能认为自己不如别人,害怕遭到其他协作成员的批评,或担心自己会完不成任务而拖累小组,而不愿参加协作学习。即使参加了,有的可能会依赖其他成员来完成本应由其完成的任务,从而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协作学习。3.2 控制
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中,控制表现为学习者对学习目标和任务的控制,即他们有权利选择学习目标,并有权利选择自己付出努力的程度的大小;控制还表现为掌握完成学习任务所需要的计算机技术。如果他们无法在以上这两方面掌握主动权,情绪就会焦虑,无法达到彼此间的和谐合作。
3.3 协作伙伴之间的关系
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是建立在协作伙伴之间的相互信赖和期望的基础上,因此他们之间首先要建立一种相互尊重,愿意合作的关系,否则协作学习是无法完成的。这种协作伙伴之间的关系必须依赖于以下三个要素:成员间的吸引力、成员间的信任关系和小组凝聚力。成员间的吸引力是指随着交流的不断加强,小组的一个成员对其他成员的印象、认识和了解;如果成员认为他们的相互依靠能够成功地完成任务,他们就会不断接触,从而建立信任的关系;小组凝聚力是指成员之间在认知和情感上相互信赖、相互尊重,甚至希望留在这个小组里,不愿离开。这三个要素的实现与成员间的认知能力和移情有很大关系。成员当前和潜在的认知能力都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合作。如果其中一个成员的认知能力大大超过其他成员,那么这个成员可能会掌控合作活动,而其他成员也会因此失去合作动力,认为让更有能力的人来完成任务会更好一些,这样良好的协作伙伴关系就无法建立。移情是指设身处地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的一种意识或行为。在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中要建立良好的协作伙伴关系,移情犹为重要。

4 针对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的情感问题要注意的问题

4.1 小组规模
从情感问题考虑,计算机辅助的协作语言学习小组不能太大,否则学习者之间相互了解不够,不足以建立起协作学习所必须的信任度。Light等人发现六人一组的小组相对大组来说更适合进行协作学习(Light, 1997:228)。 这点得到了Wilson & Whitelock的证实(Wilson & Whitelock, 1998:91)。小组成员易于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而且每个人都必须为学习活动的完成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由此通过每个人的参与提高了每个成员的语言能力。然而,在多人的大组中,有些成员可能把完成任务的希望寄于他人,因此每个成员的参与程度不高,达不到协作学习的作用。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